美艳妈妈自述:十八岁儿子在家偷玩水杯闺蜜主动提出帮我教育他

「许洁,这哪里是什么水杯?这分明就是男人解决生理需求的那个东西,你不知道就网上搜一下。」

闺蜜这么一说,我气得不行,觉得自己的孩子一向比较听话,不可能做这些龌龊的事情。

作为一名全职妈妈,我负责她的生活学习,老公又不在身边,在孩子性教育这一块我确实疏忽了。

我顿住,忍不住往里看,儿子背对着门,平板电脑支在床边,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蠕动肉身。

儿子脸上蒙着一块模糊的布料,手在下面快速动着,随着手里的动作他猛嗅了一口那布料……

我思前想后,觉得这事情应该给老公说一下,不出所料,老公知道后对我劈头盖脸一顿训斥:「你在家一天啥事不干?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,他这样,在外面乱搞怎么办?」

泡了一会儿,我裹了件睡袍就出来了,却看到闺蜜儿子林沐阳站在门口,正用辣的眼睛盯着我。

我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,此刻睡袍带子松松跨跨别在腰间,头发还湿漉漉往下滴着水。

我再次抬起头,那个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的少年脸上染上一层红晕,害羞地跑出去了。

估计是来找小峰的,我没在意,正准备把衣服洗了的时候,却怎么也找不到我换下来的内裤。

脑海中,我浮现出刚才儿子脸上的布料,我火气蹭蹭往上冒,我可是他妈妈啊?他竟然拿着我……

我冲到儿子房间,把他床下的小玩意翻出来,扔在床上,大声质问他:「你这些都是跟谁学的?我怎么教育你的?」

到吃饭的时候,儿子也没有回来,正在我着急的时候,闺蜜打来了电话说我儿子在她那里。

听完我和儿子的矛盾,她嘿嘿笑起来:「我还以为天塌下来了呢?男孩子嘛,这不很正常。阳阳最近学习压力也老大,要不我们出去放松放松?」

第二天,我特意换上一套贴身的碎花裙,不然玲子老说我穿着保守,浪费好身材。

我本身也不健谈,想起我和闺蜜的约定,硬着头皮没话找话,问他一些学习上面的事情。

我就像一个娇弱需要保护的小女人,紧紧靠在少年高大的身躯上,他双臂揽着我,呼吸洒在我脖颈处,痒痒的。

我们随着颠簸,越来越近的身体,他的手有意无意碰触在我胸前,我整个身体像触电了一般僵硬。

躺在床上,看着星空,脑海中是林沐阳紧紧揽着我,感受着少年强有力的心脏,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